舌切

ついらくの想像力 人力飛行機のとき

自陈狗bi

可能有人觉得我懒了,不写东西,就是写也不再写那些完整的,让人呕心沥血恨不得把命都赌在写这一秒的东西了。对此我先自陈狗bi,因为有人说过要是你先自陈狗bi就没有人可以攻击你。最近我发现我就算不写东西也能活。之前我写东西,没有什么目标,也不想好好写,纯粹是因为这一秒不写我就会死。但是现在我也死不成了,像块牛皮糖往地上一赖,就这样吧。
这个原因其实很烂俗很好猜……因为我爱了一个人。
这样的到底能不能讲的上是恋爱是不好说的,因为对方也老老实实坦言,喜欢我的喜欢和我喜欢她的喜欢不一样。这个时候我再把这个叫恋爱未免厚颜无耻。但是我还是想称之为恋爱。反正一个词语的定义都是仅限自己的世界里的定义。我迷恋过别的人,...

小红帽的故事

红色的小鸟,红色的小鸟
小鸟为什么是红色的呢?
因为吃了红颜色的果实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靠近森林的小镇里,居住着名叫小红帽的女孩子。小红帽的本名是什么呢?已经没有人记得啦,只是,小红帽一直一直,穿着红色的斗篷。要是问她为什么的话,年幼的少女定会害羞的抓紧了帽檐,小声的说,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某一天,我长大了的时候,是要穿着这件衣服结婚的。
少女都曾偷偷的妄想过自己的婚纱,差别只是,这个孩子的婚纱是红色的而已。
怎么样?很漂亮吧?
说着,女孩子从你的怀里跳了出来,轻巧的小皮鞋落在了地上,女孩子抓着鲜红色的斗篷转了两个圈,似乎是在炫耀最喜欢的衣服。看着这副景象,不管是谁都会觉得,是天真烂漫的少女。
少女好像...

怀抱花束的男人的故事

怀抱着丑丑的,干枯的无名花束走在街上的男人,感到非常羞耻,非常不甘,寂寞的难以忍受。因为他怀中的花束实在太丑了,光是怀抱着就如同在暗夜里负重前行,光是怀抱着就会痛苦的不得了,同时,这样的花束也不可能献给任何一个人,除了自己捧着以外别无他法。
如果雏菊花束与他人的风信子交换,那么二人都会感到幸福吧,如果将蔷薇花与百合花交换,那么从那之中将会产生爱与诗歌吧。只有男人的花无法献给任何人,从那之中什么也无法产生。
男人也曾模仿着蔷薇花瓣的形状,从红色的纸上减下许多小碎片,然后用胶水黏在丑丑的花的花瓣上,即使如此,丑丑的花也没有变成蔷薇,被风一吹,红色的纸片就纷纷飘散了。男人也曾干脆偷偷的从花的走私市场买来...

女生徒通信

今年樱桃本的稿件,解禁了

是我现在很不喜欢的文章


女生徒通信


致:亲爱的A子小姐


今夜,我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夜晚的蔷薇花。蔷薇花是如此美丽,让我好想见您。

美是无意义的,无道德的,因此,蔷薇才会这样楚楚可怜吧!我想说的,并非是这样的话。

今夜的我,将心爱的小说送给了素不相识的人。对方是在喫茶店读书的女学生,嘟囔着没有书可以看了。因此,我将红色封面的女生徒递给她,说,“请读读看吧。”

我觉得这样的自己好纯洁,好可爱,我忍不住想要穿上美丽的衣服,飞奔前往教堂,对着上帝发誓说:从此以后,我也要过纯洁的生活,我要美丽的活着。

不,我想说的也不是...

共感覚おばけ

“…………”

鹤川望二香似乎是有点不理解对方在说什么一样,看着面前的人缓慢的眨了眨眼

“啊,确实说过的。想做的事……?”

“……我想做的事…………”

わたし的音节在我的口中被扭成了奇怪的模样,但是比起那种事,我仿佛是为了确认机能,初次运动自己的手指一样,试着抬了抬右手的小指。

小指在自己眼前确实的活动了。

试着再次运动右手的食指,指纹摩擦纸质的什么东西,发出好像小虫子钻进耳朵一样的声音,我确实的抚摸到了来自水城一贵的遗书。

细腻的,同时又有些粗糙的,仿佛是人的皮肤一样的质感。

因此我这样开口了。

我向着杀死家人的人道谢。

向不久前捧起过的,祈祷过的,结束了家人的生命的那个人...

牧羊少年的故事

在世界尽头的地方,有一架无限向上,纯白色的阶梯。阶梯看不到尽头,螺旋着往云中升去了。倘若您仔细观看的话,可以看到每一层台阶上都刻了小小的字。这是所有人的愿望构成的梯子,当纯白的梯子终于抵达天上的那一刻,就能成为叫世界上所有人,所有小鸡小鸭小猪的幸福都实现的巴别塔。
最后踏上这架阶梯的,是没有名字的牧羊少年,牧羊少年来寻找他的羊。对牧羊的少年来说,每一只羊都好像形状不一样的云朵一样,每一只羊都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他寻找他的独一无二的羊,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上了阶梯,又是什么时候走下来的。人们知道的是,牧羊的少年走下阶梯的时候,名为全部的幸福的巴别塔在他身后坍塌,像是白色的云朵软绵绵的融化了一...

杀死一颗苹果

故事应当从一个孤独的,其貌不扬的男人在房间中注视着一颗红色的苹果开始——因为这类人往往最容易歇斯底里,在故事中。红色的苹果或许象征着少女。孤独的,其貌不扬的男人长久的注视着属于他的处女林檎。每一颗苹果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很重要,是很了不起的事,但是大家都将这样了不起的事情忘掉了。男人却知道,这就是因为他了解对方,长久的注视对方的原因……他是个既胆小又坦诚的人,他的爱情一定是怯弱的,如同决斗前的骑士一样猛的踏出一步又后退三步……他一定是这样的男人。因此男人小心谨慎的,每天注视着苹果。他不能触碰苹果,因此开始想象抚摸苹果的感觉,他会想象苹果饱满的果肉如何填满手掌心,那是一种冰凉又充实的肉感,叫人觉得...

黄昏的波提切利 11-13

11

我所梦到的是

月亮

泛着银色光泽的月亮

泛着青色光泽的月亮

月亮使得我的腹部剧痛起来

对了

没错

这是

如同妊娠一样的剧痛

分娩一样的剧痛

这是铝制的月亮

非常悲伤的月亮

于是月亮对我说

——

月亮的声音是如同金属兹啦兹啦作响的声音

就像是有着珍珠做的腹部的蛇从花丛地下爬过时所发出的那样的摩擦声

兹啦,兹啦


12

“……四宫修一郎。”

冢本睁开眼睛。

夕阳沉没的教室里,自己如同往常那样的赤裸着,像是婴儿一样柔弱无害的躺在木制的课桌板上。

而四宫修一郎正对自己而坐,让人觉得就算世界末日了他也会这样面无表情的坐在这件教室里画着画吧。...

黄昏的波提切利 08-10

08

冢本在回去的路上给川崎发了短信。

是装作楚楚可怜的温顺孩子那样的,有些撒娇的短信。

明天一定会和老师见面——这样子说了。

对方仿佛拿自己很没办法似的答应了。

该怎么说呢,大人都会变成这样不坦率的,总是装模作样的家伙吗。假装自己很宽厚,假装自己很仁慈,到头来,却还是和小孩子没什么两样的任性小鬼。即使如此还要自称为大人……

冢本想着这样的事情,叹了口气。

爸爸就不是这样的人。

因为今天被鹤川提到了爸爸的事,所以自己才会突然想到爸爸吧。

鹤川大约是迷恋着爸爸的。这也是没什么稀奇的事情。

我的爸爸……既不是大人,也不是小孩子。就像是虚构的,美丽的怪物一样。所有人都认为爸爸是没...

黄昏的波提切利 07

07

距离最后一节课下课还有几分钟的时候,塚本接到了来自川崎的短信。

偷偷的看了一眼讲台上,年长的老师提不起劲似的慢悠悠的写着板书,因为快要放学了,所以学生们都心不在焉的,窃窃私语着等会儿去哪里玩的话题,教师对此也懒得理睬了。

塚本解开手机锁

“想见你。”

短信很简短的这样写着。

“……”

塚本笑了笑,用手指把玩着圆珠笔转了起来。


放学铃响了。

塚本缓慢的收拾起书包,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课桌,发出咚咚的声音。对方是今天和自己搭过话……或者说眼神交流过的,担当生物委员的男生。

“哟,塚本,今天麻烦你啦。”

“啊啊,那件事,没什么的。”

“我们接下来要去卡拉...

© 舌切 | Powered by LOFTER